今曰消息:

大鵬擺脫喜劇的表演,是“鋌而走險”,還是胸有成竹?

2019-11-14 14:48:01   編輯: 李蕓  來源: 朋影圈  

娛樂FM

 

  娛樂廣播網11月14日報道 2019年的暑期檔,可謂是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一家獨大,自打它上映之后,這個檔期的其他院線片,似乎都難入觀眾的法眼。

  不管是爛出了新節奏的《上海堡壘》,還是保持了一貫水準的《速度與激情:特別行動》,都臣服于它的票房之下。

  就在大家都以為,隨著暑期檔尾聲的到來,《哪吒》的熱度也會散去之時,它又以“超越《流浪地球》,升至中國影史票房榜第二位”的喜訊,占據了微博熱搜。

  眼看著少不更事的“哪吒”被過譽之后,一步步走向“輿論”的漩渦,強行遮蔽了其他影片的光芒。料到了觀眾可能會產生什么疲勞的片方,適時推出了《鋌而走險》。

  這部由曹保平監制的影片,不僅為《哪吒》霸占了的暑期檔,劃了一個完美的句號,還連帶著接力了觀眾對于中國動畫、中國科幻的討論,開啟了大眾對于國產犯罪類型片的審視。

1.jpg

  拍過《李米的猜想》、《烈日灼心》和《追兇者也》等犯罪片的曹保平,在《鋌而走險》中延續了他對犯罪人物心理的捕捉。

  所以,觀眾在體會過李米的思念、鄧超的壓抑和劉燁的倔強之后,再次感受到了大鵬的無助和歐豪的暴戾。

2.jpg

  在曹保平的影響下,導演深知,只注重人物心理,抓不住觀眾的眼球。因此,他在保證了懸疑性的同時,用整個影片的時長,鋪排了犯罪活動的始末。

  影片的懸疑性,來源于兩條故事線索:一條是劉小俊為了還賭債,去偷黑車;一條是張茜為了救男友,買了黑車雇了殺手,假裝綁架男友的女兒。

  兩個線索毫無征兆地交叉在一起時,影片的戲劇性和懸疑性,便隨之而生。讓觀眾和影片中的人物,同時陷入對未知的恐懼,對事件走向的猜測。

3.jpg

  為了突出犯罪活動的殘酷和人物心理的陰郁,影片的整個色調都以幽暗為主。從一開場劉小俊居住的雜亂修車廠,到張茜所處的喧囂酒吧,再到夏濤夏西兩兄弟凋敝的藏身之處。影片的主人公,都被束縛在陰暗的內部空間里。

  與具有壓迫感的內景對應的,是大雨傾盆的黑夜,和見不到光的白天。不管是內景還是外景,只要是他們現身的時空,整個色調都會隨之降暗。

4.jpg

  這個色調所烘托出的兇險氛圍,時刻都在提醒著觀眾,影片中的人物,必然會有著悲情的歸宿。影片的故事,也確實從人物的慘淡處境開場,朝著悲劇的結尾發展。

  大鵬飾演的劉小俊,是一個窮到連十萬塊錢賭債都還不起的修車工人。他無父無母無朋友,更沒有給與他溫暖的戀人,唯一一個關心他的人,還是在他父親受傷需要急救時,堅持執行任務,棄他父親于不顧的警察王叔。

  因此,劉小俊始終是孤立無援的,他的內心沒有絲毫安全感。也因此,為了區區10萬塊錢,他就在旁人的蠱惑下,選擇了鋌而走險。

5.jpg

  影片中,大鵬顛覆了他在以往影片中塑造的“喜劇人物”,也擺脫了他曾經所特有的“屌絲氣質”,將一個小人物的無奈和恐懼,表現的十分精確。

  欠下賭債時,他緊皺著眉頭抽煙,似乎想要借著入肺又呼出的尼古丁,將心里的那股嘆息吐出來;

  看到偷回來的黑車里有個被綁架的孩子時,他驚恐地瞪大了雙眼,內心的恐懼和不安,全都被他寫在了眼神里;

  向王叔怒吼父親的死因時,他發抖的嘴唇、晃動的腦袋,都在宣告著他的憤怒與控訴。

  大鵬將他以往熟知的演繹方式,全部打翻,重新樹立了一個足以讓觀眾嘆服的“小人物”。

6.jpg

  在這部電影中,演員給我們帶來了足夠多的驚喜,除了大鵬和歐豪的成功轉型,跨界演員沙寶亮,也在本片中自然地褪去了歌手的身份,搖身一變,成為冷酷的殺手。

  沙寶亮飾演的夏濤,自幼喪失雙親,孤身一人將弟弟撫養成人。經濟的貧苦和社會地位的低賤,使他建立了一套扭曲的世界觀:有錢才是個人。

  所以,他從一出場,就扮演了一個唯錢是命的殺手。為了錢,他可以綁架小孩,威脅女人,也可以舍棄自己的生命。

  不得不說,看到沙寶亮塑造的那個嗜錢如命的殺手時,竟讓人不由地開始質疑,那首《暗香》確定是出自他口?

7.jpg

  作為一部犯罪類型片,這部影片不僅有著跌宕起伏的犯罪故事,也有著引人矚目的懸疑氣氛,更有著為人稱道的色彩畫面。一部犯罪片該有的類型技巧,在這部影片中,大抵都能找到。

  所以,比起前段時間,觀眾熱切地討論“國漫崛起”、“中國科幻大門的開與關”,其實在《鋌而走險》上映之后,討論“國產犯罪片的成熟”,更具有現實意義。

  對比前兩種電影形式的過譽和貶低,國產犯罪片在這幾年的平穩發展,更值得為人所關注。

8.jpg

  《鋌而走險》既有著對類型片規則的遵循,也有著國產犯罪片自身的突破和創新。

  與素來以犯罪為噱頭的犯罪片相比,它沒有停留在犯罪本身,展現了犯罪人物心理的同時,也著重表現了小人物的困境、人與人之間的溫情,以及人性的光輝。

  不管是為了還債而偷車的劉小俊、還是為了救人而策劃綁架的張茜,亦或是為了體面生存的夏濤夏西兩兄弟,他們都有著各自的困境。而且在犯罪活動中,他們都流露出了溫情,也因為這份溫情,觀眾做出了“做個好人”的期望和思考。

9.jpg

  令人遺憾的是,保證了國產犯罪片水準,有曹保平保駕護航,有一眾演員精彩演技加持的《鋌而走險》,到目前為止,并沒有取得理想的票房。

  或許是大眾還停留在《哪吒》的余熱中不愿走出,也或許是繼《掃毒2》和《使徒行者2》之后,觀眾對犯罪片暫時失去了興趣。

10.jpg

  畢竟,類型的輪番更換,以確保觀眾對不同的類型都保持一定的新鮮度,是好萊塢在七八十年之前,就總結出的營銷策略。

  但是,作為一部優秀的內地犯罪片,《鋌而走險》在“電影類型”被頻繁提起的2019暑期檔中,不該被這樣忽略。(朋影圈)

  • 標簽 :

首頁 > 滾動新聞 » 大鵬擺脫喜劇的表演,是“鋌而走險”,還是胸有成竹?
能合买的彩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