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曰消息:

強軍夢引燃軍事題材影視創作 創作態勢持續向好

2017-10-26 13:07:44   編輯: 陳晨  來源: 娛樂廣播網  

娛樂FM

 

  這五年來,軍事題材影視作品題旨非常明確,在“如何講好中國故事、傳播中國好聲音”方面有了較為徹底的突破和十分可觀的成績。

  中共十九大報告指出,經過長期努力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,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。進入新時代,響應時代之需的我國軍事題材影視創作,無論從數量和質量方面,還是類型創新和藝術表現形式方面,都達到了集約發展和空前繁榮,為新時期影視創作增添了不少亮色,也為和平時代的軍事藝術創作帶來無限生機。

  創作態勢持續向好

  和平時代,軍事題材創作的筆觸該投向哪里?如何弘揚主旋律?如何謳歌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?這是對創作者的挑戰和考驗,體現出創作者及作品的審美取向和價值旨歸。

  進入新世紀,“新軍事題材影視”蔚為壯觀,引領軍事主旋律創作走向市場探索新途徑,為新時期創作奠定了良好基礎。這五年來,一大批“有筋骨、有道德、有溫度”的“良心劇”相繼涌現。這些作品不僅在制作方面投入了巨大心血和資本,更重要的是藝術創作的基本功日益見長。《北平無戰事》口碑爆棚,獲獎無數,刷新了人們對軍事題材的審美觀念。《四月十九日·祭》把人性與生命置入時代低谷和現實困境,給予了道德救贖和終極關懷,讓作品有了思想深度、人性溫度和藝術張力。《戰長沙》《十送紅軍》《我們的法蘭西歲月》等等,將英雄個體形象聚焦然后再放大,通過平民化視角和宏闊的視野來塑造革命英雄群像,表現歷史場景,給人們難以平復的心靈震撼。

  特別是近兩年,從電影《湄公河行動》《非凡任務》開始,軍事題材影視創作呈現“千帆競發、萬馬奔騰”之氣象和“化蛹成蝶、漸入佳境”之格局。兩者雖為我國公安戰警涉外緝毒題材,但從廣義上來說仍可歸為軍事題材,其高揚主旋律、傳播正能量的新時代書寫,產生了良好的帶動作用。在紀念建軍90周年的特殊年份,《血戰湘江》《建軍大業》《戰狼》等影片應運而生,斬獲不少。

  思想性與藝術性雙向標高

  這五年來,軍事題材影視作品題旨非常明確,在“如何講好中國故事、傳播中國好聲音”方面有了較為徹底的突破和十分可觀的成績。歷史價值和時代意義體現在對“史”和“實”進行創新性還原,而不是簡單地把歷史和現實素材搬上屏幕。《建軍大業》雖以1927年南昌起義為重點表現壯闊的歷史戰爭場面,展示人民軍隊的輝煌歷程,但它著意將“三河壩戰役”慘烈的歷史場景進行了濃墨重彩的“特寫”,足見創作者的良苦用心。直面慘烈而不回避失敗,是影片的成功之處。三河壩三天三夜的拼死守壩以及壯烈犧牲,是為了保護主力部隊的戰略轉移。影片巧妙地借鑒了這一“軍事戰略”來表達“犧牲是為了最終的勝利”,取得了奪人心魄的效果。

  電視劇《彭德懷元帥》因其對彭德懷性格刻畫實現了新的突破而一時成為熱播劇。劇中彭德懷既能上得了戰場,有勇有謀指揮戰役,又能進得了廚房,幫房東掃院。電影《建軍大業》中,毛澤東也有被匪幫綁架的經歷,周恩來也有因病休養的時候,朱德、賀龍、葉挺等等跟普通人一樣,有著普通人普遍的個性特點。一代偉人、革命前輩和諸位英雄,他們有血有肉、有情有義地活現在觀眾心目中,是獲得觀眾共鳴的情感基礎。

  從觀眾接受需求角度來看,民族認同和國力時運在黨的這五年來日趨增強,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“中國夢”越來越成為人們文化自信、民族自信、強軍自信的動力源泉。這是人們對作品產生強烈共鳴的文化本質。電影《戰狼》系列點燃的正是愛國主義和民族精神,一句“犯我中華者,雖遠必誅”,不僅是向敵對勢力的集體宣戰,更是自信之上的勇敢表達,既昭示了“車到山前必有路”的勇氣,也表現出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創意,兩者疊合而生,必將成就中國電影由“中國制造”走向“中國創造”的時代。

  好作品來自好時代,好時代需要好作品。從不斷涌現出的諸多好作品來看,既能“放得開”,又能“拿得準”;既有以量取勝,又能實現量變定律之上的以質取勝。而且,在思想性與藝術性共時互動上也進行了有效探究,讓“藝術化歷史”和“歷史化藝術”相得益彰,生動可鑒。當技術的難度與深度不在話下,藝術創造和價值觀方面的高度與風度日漸豐盈,對于愈來愈顯示強大文化自信的中國軍事文藝創作而言,必將更加有信心、有理由、有能力向世界電影輸送我們自己的價值觀,傳遞中華優秀文化的影響力,彰顯中國風格、中國特色、中國氣派。

  (作者為西北師范大學文學院黨委書記)


  • 標簽 :

首頁 > 電影娛樂資訊 > 內地電影娛樂新聞 » 強軍夢引燃軍事題材影視創作 創作態勢持續向好
能合买的彩票平台